党建专栏

首页 - > 下载大阳城app > 党建专栏 >

中信银行不良“双升”降拨备保利润400亿永续债补充资本

作者:下载大阳城app     来源:下载大阳城app    

浏览量:56451     发布时间:2019-04-25

近期,信息集团知识产权投资公司党支部组织全体党员在公司会议室,就“学习强国”平台知识展开热烈的交流讨论与分享。

  自2018年以来,()分支机构案件高发。

据不完全统计,涉及到的分行至少有泉州分行原行长李耀东,中信长沙分行公司银行部原总经理、原行长助理居淳,中信银行南昌分行原副行长、党委委员姚蔚,中信银行泉州分行原副行长丁勇,中信银行常州分行公司业务六部原副总经理朱兴刚,中信银行常州分行合规部原总经理徐光。

无一例外都涉嫌业务受贿等罪名。   今年这类案例仍存在。

2月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利用拉存款支付回报费的案例,即涉及中信银行重庆高新支行一客户经理与行长借机贪污受贿。

  业务违规情况亦存在。 4月11日,山东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信银行淄博分行被罚20万元,原因是存在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的行为。

  风险案件的高发当然与内控管理有很大关联。

2019年中信银行高管发生重大调整,原行长孙德顺已因年龄原因于2月离任,新任行长、副行长等职位也得到及时补缺。

新的高管团队是否会在内控管理上加大力度,外界拭目以待。   拨备释放利润  作为“中信系”的压舱石,中信银行的至关重要。

所以,当后者祭出“拨备覆盖率”这一神奇工具时,同业间并不感到惊讶。

  所谓神奇,是指其在调节利润时的决定性功效—在“收成”,多提点拨备覆盖率就可以收缩利润快增的步幅,颇有点“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意味;而年景不好利润遭侵蚀时,将拨备覆盖率调低,释放利润又足以表面上保持平稳增长。

  事实上,这几年业普遍进行释放拨备“维稳”利润的操作,中信银行也不能免俗。   2018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行实现拨备前利润亿元,增长%;实现归属于银行的亿元,同比增长%。   看起来利润实现平稳增长。 但要注意,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呈现“双升”趋势,同时拨备覆盖率正在下降。   年报显示,2018年,中信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亿元,较上年末增加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较上年末同比下降个百分点,已经逼近过去150%的红线标准,不过去年银保监会调整了拨备覆盖率的监管要求,最低标准为120%,这让银行在资产质量尚未企稳的情况下,仍有不少利润调节空间。

  对于不良贷款“双升”,中信银行解释称,主要影响因素包括:一是该行严格不良贷款认定,对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不良贷款增加较多;二是受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影响,中小企业和民营类企业经营压力增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三是由于持续去杠杆,一些负债率高的企业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四是由于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影响,部分外贸企业出口开始受到一定冲击。 这些因素使得部分企业信用风险暴露持续增加。   不过对于是否有通过拨备覆盖率调节利润的嫌疑,中信银行未做出回应。

  另外,从单季度的营收、利润情况看,中信银行第四季度营收全年最高,达亿元,但第四季度归属于本行股东净利润却是全年最低,仅有万元,而前三个季度中最低的单季净利润也有亿元。 第四季度究竟产生了哪些支出拉低了当季净利润?目前外界从公开资料中尚看不到更多信息。   今年以来,共债风险屡屡被提及。 共债主要是指随着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呈高速发展态势,个人贷款业务从商业银行逐步扩展到各类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平台,个人消费者同时向多家金融或类金融机构借款日益增多而产生的现象,而共债现象对信用卡贷款质量可能带来的影响亦备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银行信用卡不良已有所抬头。

2018年末,中信银行信用卡累计发卡万张,比上年末增长%;信用卡贷款余额亿元,比上年末增长%。 报告期内,该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亿元,不良率%,比上年末上升个百分点;信用卡逾期贷款亿元,逾期率%,比上年末上升个百分点。

  补充资本进行时  和其他非金融机构相比,银行业在资本补充方面有着明显优势,除了直接从资本市场融资,发行和永续债也往往较其他机构获批速度更快。 今年以来已有很多银行都使用了发行可转债和永续债的融资手段,中信银行也不例外。   在发布年报当日,中信银行发布董事会议称,该行董事会同意在境内外市场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含400亿元)或等值外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当前热议的永续债,用于补充该行的其他一级资本。

  事实上,这并非中信银行近年来首次补充资本。 今年3月4日,中信银行成功发行400亿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且在可转债后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年报显示,中信银行资本充足率情况目前尚满足监管要求。

截至2018年末,中信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较2017年末分别上升、和个百分点。 不过,尽管资本指标情况能满足当前监管要求,但一级资本指标距离监管红线空间并不算充裕,另外若要实现资产扩张,补充资本是必然需求。   “可转债和永续债都可以实现补充一级资本,发行完成后预计中信银行资本实力将得到改善和提升。

”业内人士表示。

  在发布年报的前后,中信银行还发生一系列重大人事调整。

  前行长孙德顺今年到龄退休,今年2月底中信银行就为此发布过一次公告。

公告表示,中信银行董事会于2019年2月26日收到该行执行董事、行长孙德顺的离任报告。

孙德顺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本行执行董事、行长、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委员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   资料显示,孙德顺出生于1958年,2016年7月20日起任中信银行行长,行长任上大约两年半时间,其同时担任中信银行(国际)董事长。   行长的接任者是方合英,4月3日其任职资格已获中国银保监会的核准批复。   信息显示,方合英为中信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兼财务总监,于2018年9月加入董事会。 目前同时担任信银(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及中信国际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拥有二十余年银行从业经验。   同时,该行董事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谢志斌担任副行长、张青为董事会秘书、刘红华为业务总监等议案,谢志斌此前在中国光大集团任纪委书记、党委委员,张青和刘红华均为中信银行行内提拔。 (文章来源:投资时报)。